img
所在位置:

[文汇报]陈宪:中国经济分化中孕育着新动力

发布日期:2016-10-13 14:27:00

来源:文汇报20161013

核心观点

近年来,分化态势成为观察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视角。分化是经济活动的常态。只要竞争、政策等经济或非经济因素在起作用,就会出现各种形式的分化,尤其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发展方式转型的时期,更是如此。在分化的背后,最为本质的影响因素是新旧动力转换,即新动力在形成,旧动力在衰减

分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近年来,分化态势成为观察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视角。习近平总书记在谈上半年经济形势时指出,总的看,仍然是总体平稳、走势分化。权威人士在今年5月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也强调,分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分化是经济活动的常态。只要竞争、政策等经济或非经济因素在起作用,就会出现各种形式的分化,尤其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发展方式转型的时期,更是如此。目前,人们讲得比较多的分化,是地区 (城市)、行业和企业增长速度的分化。这里,增速包括地区生产总值 (GDP口径)、行业增加值、销售额和利润等的分化。譬如,今年上半年,国有控股企业与集体企业利润仍分别下降8.0%与1.1% (2015年分别下降21.9%与2.7%),而股份制企业,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与私营企业利润分别增长7.6%,5.0%与8.8% (2015年分别下降1.7%,下降1.5%和增长3.7%)。可见,国有企业的经营虽有所好转但仍在经历利润下滑,而非国有企业则已见利润回升或加快增长。这一方面是积极现象,表明非国有企业,主要是民营企业发展状况有所改善,另一方面也说明国有企业的改革虽有进展,但步伐仍然较慢,整体经营状况不尽如人意。

分化的背后是动力转换

在分化的背后,最为本质的影响因素是新旧动力转换,即新动力在形成,旧动力在衰减。观察新动力形成的状态和程度,一方面可以通过结构变化,也就是说,结构变化是动力是否转换的具体结果;另一方面,就是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即创新驱动。前者可以通过一系列指标直接反映,后者则要通过一些指标,并结合一些具体分析得以间接反映。

能够反映新动力形成的结构变化,最具代表性之一,是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格局变化。今年上半年,新兴产业增长进一步加速。从利润总额看,与新兴产业高度相关的计算器、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与医药制造业分别增长15.0%,17.9%,6.8%与13.6%,快于2015年的5.9%,12.1%,3.4%与12.9%。产能过剩行业,主要是采矿业,仍然处于利润下降状态。

结构变化有正向和逆向之分,上述结构变化是正向的,表明结构优化的背后新动力正在形成;但也有逆向的结构变化,说明新动力形成之艰难。一个突出的例证,就是民间投资的增速相对于国有投资的大幅度下降。从本世纪初至2012年,民间投资的增长速度都在20%以上。可是,增速在2015年大幅放缓至10.1%,今年1至8月更缓至2.1%。到7月份甚至转为负的1.2%,8月份虽有所反弹,但也仅为2.3%。同期,国有投资却未大幅放缓,今年1至8月的增速甚至从去年的10.1%加快至21.4%。如何解释这个陡然放缓? 长期以来,整体投资环境,主要指准入门槛限制;融资难;政府支持相对薄弱;企业规模小,资金实力弱等,使民间投资相对于国有投资处于弱势。当前阶段的特殊原因是,在民间投资占比达80%的制造业等一般性竞争性行业,出现了较大的因需求减少的投资下滑,但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交通运输、仓储以及邮政等公共服务部门的民间投资占比均不及30%,且一直面临着很高的准入壁垒。因此,有针对性地解决上述问题,释放民间投资,就是形成创业创新的新动力,对于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增长是至关重要的。

消费和创新驱动在形成

动力转换有短期和长期两个观察层面,短期就是需求侧的视角,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长期就是供给侧的视角,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2015年,我国GDP中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6.4%,比上年提高15.4个百分点,比2010年高达29.1个百分点。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了一般的合理水平,消费驱动的格局正在形成。

用什么例证和数据说明创新驱动?在一篇时评中回答这个问题是有较大难度的。笔者想到了深圳。近三年来,深圳的经济增长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两个百分点。如果说在前些年主要依靠要素驱动增长时,某地的增长率高,不一定能够这么说,那么,对于深圳这样转型中的经济体,这恰恰表明,创业创新已经成为增长的新动力。还可以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角度,看创新驱动对深圳的积极影响,它们的较快发展,既说明产业结构在迈向中高端,也反映创业创新活动的活跃。“十二五”期间,深圳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年均增长近20%,占 GDP 比重由28.2%提高到40%,成为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主引擎。2015年,深圳四大未来产业———生命健康、海洋经济、航空航天和智能装备制造的规模超过4000亿元,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更为重要的是,深圳在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产生了若干行业领袖:华为、腾讯、华大、大疆、光启、比亚迪等,这些企业正引领着所在行业的发展。这应该是创新驱动的一个例证。

原文链接:http://whb.news365.com.cn/sp_2881/201610/t20161013_2620294.html

陈宪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学院执行院长

研究领域:服务经济与贸易,宏观经济学,公共经济学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