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现代化】曹海军 |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若干思考
发布时间:2020-07-07点击次数:3894
分享到: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若干思考

曹海军

东北大学城乡社区建设研究院副院长、文法学院教授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近年来全国各地在城市治理现代化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围绕“城市治理现代化”这一主题,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主办,上海交通大学改革创新与治理现代化研究中心、社会治理创新研究中心协办的“城市治理现代化”专题研讨会于5月30日在线上召开。日前,研究院编辑整理与会专家的发言内容,形成观点,在公众号和网站陆续分享。本文为第篇。

 

进入新时代以后,我们会发现我们国家的社会治理面临着一个三下的趋势,那就是社会治理的重心下移,资源服务管理的下沉,以及权力和责任的下放。面对这“三下”的趋势,我们应该如何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

 

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的治理方式是部门主导,实行“归口管理”。传统的社会治理是由政法委主导,社区治理或者说基层社会治理主要是由民政系统来牵头管理。但是“三下”职责权力下放,资源和服务的整合,仅仅靠民政系统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面临目标的融合,如何实现功能的整合,民政系统显然力量不足。因此我们看到,2017年在上海召开了全国基层党建工作会议,提出一个重大的时代问题,面对“三下”的趋势,我们应该怎么办,提出了“三抓”,就是“抓党建”、“抓治理”、“抓服务”,从而有了党建引领基层,或者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的局面。由于组织部强有力的整合能力,所以它来牵头实现党建引领服务和治理的创新,显然也是新时代突出的特征。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其实怎么来引领,这对于组织部门来讲也是一个新的问题。地方组织部门就面临一个挑战,组织部门,传统上是政治和组织的领导,社会治理、社区治理是一个新鲜事,怎么把党的政治和组织优势转化为治理和服务的优势,是新时代以来我们中国的或者城市的社会治理的一个重要的命题。我们按照2017年党建工作会议的要求,党建引领其实就是四个引领,政治引领、组织引领、制度引领和机制引领。

 

2018年以后,在党建引领下,我们看到城市的基层社会治理,实现了组织系统、民政系统的目标融合和功能整合。当然是组织部来牵头,民政系统主要是落实兜底的功能。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社会治理,不管是整体意义上的社会治理,还是市域社会治理,最开始我们国家社会治理的主管部门其实不是民政,也不是组织系统,而是政法系统。在这次抗疫斗争中,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的现代化,特别是这次抗疫斗争,我们发现市域社会治理作为国家治理的重要支点,它的作用就是非常重要。总书记也提到了我们现在的风险是区域性的,如果我们稍不注意会变成全局性的,市域成为重大矛盾风险的产生地、集聚地。武汉作为特大城市,这次新冠疫情更凸显了特大城市的治理风险。关于市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何把重大矛盾风险缓解在市域范围内?可以说是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和影响最小,把小矛盾小问题解决在基层,把大问题大风险解决在市域

 

面对上述城市风险问题,早在2018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的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同志就提出了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大命题。当时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要复制推广我们的“枫桥经验”,把基层的“枫桥经验”扩散到市域层面,达到解决国家安全、社会安宁和人民安定的目标,它的最终目的是要推进建设高水平的“平安中国”。实际上这次我们也看到,新冠疫情更看到一个问题,包括李克强总理昨天讲到了,要民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更重要的一个更高的标准就是平安,平安中国的建设现在变的越来越重要了

 

具体来说,市域社会治理最近虽较火,但这个概念其实还没有达成一个共识,我觉得有必要推进这方面的相关研究。这里的意义我就不多说了,意义重大,在整个中国的国家治理和基层治理,它处在一个承上启下的枢纽地位,所以在市域范围内化解矛盾,它的优势和基础都非常清楚。

 

关于具体的实施方法,现在来看我们的官方做法。去年国家已经制定了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实施方案,各省、各地方现在也在推动实施方案,上海市也已经颁布了实施意见,我所在的沈阳市也推出了实施意见。为了配合实施意见,全国推行了一套由政法系统推动的,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试点工作,同时与试点配套出台了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试点工作指引,以进一步量化推动此工作开展。但据我了解,现在各省各市跟进不足。关于下一步的具体落实,其实指引中对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应该包括三个板块,一个是治理体制的现代化,即我们所知的28个字: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制保障、科技支撑。二是工作布局的现代化,公检法司访等部门负责落实相关的工作。最后,关于治理方式的现代化,四中全会里面有表述:三治融合,自治、法治、德治。陈一新秘书长增加了政治和智治,加一起就是五治。具体又量化为17个重点任务,41个分解任务和88个基本要求,并对工作指引设定了一千分的分值,其中900分是共性的工作指引,还有80分根据各个地方创新的要求。

 

目前来看全国市域治理现代化以试点工作来推动,这项工作正在推广中,具体的现在也在调研之中,以后有机会向各位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