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声音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声音
[海外看声音]钟杨:特朗普的“造乱策略”
发布时间:2017-02-23 15:11:00 点击次数:73

来源海外看世界 2017年02月23日

特朗普上台的一个月大概是美国近代新总统上台后最混乱的30天。宣誓的第二天白宫发言人声称参加总统就职典礼的人数是历年最多,但空中照片证明他说了谎话。同天发生了大规模全世界范围的女性抗议特朗普活动。此后,墨西哥总统临时突然取消访美计划;禁止7穆斯林国家居民进入美国的总统令被法院搁置;特朗普推特攻击好莱坞女明星;在庆祝美国黑人月的发言中,特朗普明显不知道Frederick Douglass(美国19世纪著名的黑人社会活动家)是谁,以为他是个当代人物;在一年一度的早餐祈祷会这么一个严肃的场合调侃美国真人秀实习生主持人施瓦辛格。

特朗普的女代言人康维公开在电视上推销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商业产品,此行为违反了联邦法律,遭到调查;特朗普和他的主要顾问由于在电视采访中一再说出没有事实根据的话,被媒体抓住小辫,比如数百万的非美国公民在上次大选中投了票,美国现在犯罪率是历史最高的、特朗普是自从里根以来获得选举人团票最多的(事实证明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获得的选举人票都比特朗普多);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由于撒谎被迫辞职(任期只有24天,是美国任期最短的国家安全顾问)。

特朗普在举办的总统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全面攻击美国媒体,形容报道假新闻的美国媒体为全美国人民的敌人the enemy of the American people);在他新闻招待会上,他的许多说法与一般人所了解的常识大相庭径,比如他说他接手了一个一团糟的美国(a mess),包括经济。但谁都知道,现在美国的经济是八年以来最好的经济。要说mess,奥巴马八年前在多半个世纪不遇的金融危机时接管的美国才是mess。可以说,特朗普上台的30天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30天。连共和党大佬麦肯恩都说特朗普总统府是混乱无章的(in disarray)

有人说这种混乱是特朗普的执政策略,叫做造乱策略chaos strategy)。还有人说是从孙子兵法上学到的。这种策略的目的是让反对派无所适从(keep the opposition off-balance)。他今天抛出个议题,你还没有来得及应付,他明天又抛出另外一个议题,每天搞个议题,让对手无法释出有效的对策,疲于奔命。这样的策略也许可以叫障眼法,他制造眼花缭乱spectacle,最后他在乱中取胜。特朗普到底有无这样一个造乱策略?这个不好说。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策略是否可以成功?对此我高度怀疑。有人会说,特朗普就是采用的这种策略取得了总统宝座。在总统大选中,他也是话题的制造者,他大嘴说了许多有争议的话,但他过五关斩六将,不仅从16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共和党候选人,而且出乎意料(包括他自己)地战胜老牌政客希拉里,赢得总统大选。怪不得特朗普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美国著名歌唱家Frank Sinatra的那首知名歌曲My Way(我活出了我自己,或我走出了我自己的路)。


其实,我认为他在大选中走得这步棋是极其危险的一步棋,他完全没有必要走得这么险,这完全是他刚愎自用和自以为是性格造成的。如果他是一个有一点自我约束的人,特别是在成为共和党正式候选人后和希拉里的竞争中避免过激的言行,他完全可以躺着选也能战胜希拉里。要知道,去年美国选民的心态是前所未有的,大家求变的心态太强了,对一个像特朗普这样非政客的候选人来说是一个完美的风暴(perfect storm)。大家希望一个非政客非传统候选人来彻底改变美国政治。但当时对特朗普,大家最大的一个担心就是他没有当总统的品格(temperament)。他当时应该做的是减轻民众在这方面的疑虑,成为一个负责的候选人。但他却反其道而行之,一再口出狂言,给自己的选情制造了不必要的麻烦。说穿了,他是个自我毁灭(self-destructive)和无法自我约束的一个人。根本原因还是他的个性,他是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孤芳自赏、自恋式的人物(英文可以说是narcissist and ego-maniac figure)。要不是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在选前一周对希拉里的那个最后一击,总统大选花落谁家现在还真不好说了。 

 

现在特朗普意外地当选了美国总统,他竞选时的那套策略或一意孤行的做法还会有效吗?我认为肯定不会有效,甚至会适得其反,会导致他成为一个完全失败的总统和悲剧式的人物。特朗普造乱策略不会成功的最大原因是美国老百姓想要实惠,他们想要好的工作、好的收入、和好的生活。多数投特朗普票的人,特别是中间选民,是冲着这个投了特朗普一票。在投他票的人中有接近一半认为他不适合当总统(unfit to be the president),也就是说是非常不情愿地把票投给他的。

而特朗普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还以为大家是真喜欢他。自从宣誓就职之后,他一直沉浸在选举胜利的喜悦之中不能自拔。他在众多场合吹嘘他是如何赢得大选的,比如在和澳大利亚总理的通话中,在与日本首相和以色列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上。在最近的白宫记者招待会上,他又提到他是自里根以来得选举人团票最多的总统,但当场被一位记者指出他说的是错误的,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得到的选举人团的票都比他多。在那次记者招待会上他16次提到希拉里,很显然他还念念不忘那次大选,他居然上个周末前往佛罗里达州进行了一次竞选连任群众集会!他非常享受那种万众欢呼的场面。种种迹象表明他的角色还没转变过来,还在选举的状态。他是在以候选人的姿态、用竞选的方式执政。这使我想起了中国六十年代毛泽东的不断革命理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这种自我制造混乱的做法是无法持续的。

而在实实在在的政策方面他却没太大进展,比如贸易政策,医疗改革,税收,美国的基础建设,增加就业机会,美国城市复兴,北朝鲜问题,中东和平,等等。有人会说,他刚刚进入白宫一个月,不可能在这些方面有很大进展。但问题是,我们根本没有看到进展的任何苗头。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他在经济方面无所作为,许多支持他的民众一定会抛弃他,别说4年后竞选连任,甚至4年都有可能做 不满(有可能他自己由于厌倦下台或由于某一事件遭到弹劾)。有好几个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不到百分之四十,是历任总统上台初期最低的。我的预测是,特朗普的下场不会太好。他最后大概是众叛亲离,他的许多部长会先后辞职而去,特别是国防部长和国务卿,因为特朗普的讲话经常与他们的立场相左,而且他们的意见不被尊重。特朗普最终成为一个孤家寡人。

特朗普常说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the smartest person in the world),但他的聪明很难让人看到,反而很多分析家认为他是最愚蠢的人。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他对待媒体、情报机构和法院的态度。他称美国媒体为全民公敌,进一步升级对媒体的战争。实际上他是与美国媒体为敌。但他没有意识到,与媒体为敌,与媒体斗,能有好下场吗?了解尼克松下台的人都知道,尼克松的倒台就是从华盛顿邮报的两个记者挖水门事件开始的。不管媒体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如何,大多数美国人毕竟是从媒体(不管是广播媒体、报纸媒体,还是网络媒体)获取信息资讯,媒体报道一定会对民意起影响作用。


现代媒体的特点就是关注你做错的地方,你做对的地方媒体不会过度关注。特别是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成员对事实的不尊重和夸大其词的东西一定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所有特朗普负面的媒体报道根源不在媒体,而在特朗普本人和他的团队。如果你想要媒体不对你有负面的新闻报道,最好的方法是你不要制造负面的东西。在特朗普这场与媒体的战争中,媒体不会失去任何东西,而特朗普会失去所有的东西(the media will lose nothing and Trump will lose everything)。事实上,特朗普上台后也干了些正经事,如他回到一个中国的政策,没有取消伊朗核武器协议,劝阻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新的犹太定居点,他就许多问题举办了一系列的聆听会”(listening sessions)。但这些事情被他发表的不真实、夸大的言论所覆盖,模糊了新闻的焦点,得不偿失。这再次证明了他自我毁灭的个性。

挑战美国情报机构是特朗普干的另外一件蠢事,也是一场无法赢得的战争。情报机构掌握大量信息,包括特朗普本人和他的行政官员,他们爆料一点东西就会让特朗普吃不了兜着走。特朗普跟墨西哥总统和澳大利亚总理的通话内容都被泄露,给特朗普造成尴尬;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Flynn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话记录被泄露直接导致了Flynn的辞职。这种事情还会不断出现。特朗普干的第三个愚蠢的事情是挑战美国司法体系。总统可以不同意法院的判决,但你不能说法院对你的政策没有司法监督权,你也不能蔑视联邦法官,管他们叫所谓的法官(so-called judge)。美国本来就是三权分立的体制,每一权都有它的义务。特朗普对美国司法的不尊重会导致法官对他政策的反弹。

特朗普目前的外交政策也是混乱的。一个国家的外交要有一致性、持续性和稳定性。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和行为也是令人十分担心的,他的外交政策有太多不确定性,在东亚问题上、在中东问题上、在欧洲问题上、在对俄国等重大问题上都是不明朗或是矛盾的。虽然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等主要官员试图稳定美国的盟国和世界上其它一些国家,但重要的话还是要特朗普说出,毕竟他是美国总统。这其中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到底谁代表美国?谁说的话代表美国外交政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口号可以在国内喊一喊,但在国际上不会有任何市场,没有一个国家傻到会在美国优先的大旗之下跟在美国的屁股后面跑,因为不管哪个国家的外交政策都是要为本国的利益服务的。要按特朗普竞选时的一些言论和所倡导的政策,美国在他的领导下将是现行世界政治、经济体系的颠覆者,而不是维护者。特朗普混乱的外交政策只会加速美国国际领导地位的下降,降低美国对世界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增加美国对现存全球体系破坏性的负面作用。

总之,特朗普许多的言行造成了混乱,这也许是他有意为之,即是一种策略。不管怎样,他对自己执政造成了自我伤害(self-inflicted wounds)。特朗普所作所为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宪政体制,反而会受到它的制约。但他的一意孤行和不按常理出牌的言行会对对美国的利益,包括外交利益,造成伤害,只是伤害的程度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钟杨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教授                                   

研究领域: 比较政治学理论、政治文化和政治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