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声音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声音
[海外看声音]钟杨:美国民主体制的最佳看点
发布时间:2017-02-15 15:08:00 点击次数:69

来源海外看世界 2017年02月15日

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的三周真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每天一个或几个新闻。如果你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你会认为他给世人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觉。如果你是他的反对者,你会认为他在摧毁美国。早在特朗普当选之前,甚至还是在他还没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前,有人就半开玩笑说,如果特朗普当选,他将是美国最后一任总统,暗意是美国实行了二百年的民主体制可能因为他的当选而寿终正寝。确实在大选之后,美国反对特朗普的人哀声一片,大有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许多人连圣诞节都没过好。国际上也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民主体制出了大问题,怎么可能让这么一个怪物当选美国总统?民主选举还是可行的办法吗?民主选举最重要的一个假设是,多数的民众在多数的情况下是理智的,否则民主选举就会乱套。选特朗普式的人物是理智的行为吗?我认为不管是选前或是选后,现在是美国民主最好的看点,也是美国民主经受考验的时刻。

我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作为政治科学学者,我认为特朗普的当选有其合理之处,不能说支持特朗普的人都是不理智的。(这里确实要指出的是,希拉里赢得了多数选票,比特朗普多出接近三百万张选票,她只是输掉了选举人团票。)许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并不同意他的许多极端言论和观点,只是他们看到美国这么多年在沉沦和各种经济社会问题的恶化,他们太想有一个非传统的领袖来做些变化了,恢复美国昔日的辉煌,也就是说他们求变的心太强了。他们支持特朗普不是因为(because of)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观点或歧视女性的言论,而是置(despite)他这样的观点和言论而不顾了,有一点病重乱投医的感觉。再者,希拉里确实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候选人,她负面新闻太多和有信任问题。许多人是在极其不情愿的情况下捏着鼻子投了特朗普的票,因为他们认为希拉里是个更坏的选择。这种心情和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不能说是不理智的。其实,美国选民求变的强烈愿望在八年前就存在,否则一个黑人不可能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那年奥巴马在许多共和党传统上的地盘获胜(包括北卡州)。民主选举的真谛不就是给老百姓一个更换国家领导人的权力吗?在老百姓极其不满的情况下他们可以有机会换个人做做看。民主选举是允许老百姓选举时犯错误的。如果老百姓选错了人,他们在四年之后可以选另外一个人或一个党,将这个错误纠正过来。所以,我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并不能说是美国民主的失败,只能说明选举起到了它应该起到的作用。当然,特朗普是否是拯救美国的英雄还要另当别论。

现在特朗普已经当选美国总统,有些人认为特朗普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他有可能成为一个独裁者,改变美国的民主体制。我觉得这也是多虑了。我并不担心特朗普能毁掉美国,他没有这个能量,最重要的是美国的民主宪政体制不允许他胡作非为。特朗普上台后的几周可以说是极具戏剧性。他一个又一个总统令,大有孙悟空大闹天宫、打倒孔家店破四旧、立四新的架势,左点一把火,右点一把火,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有人比喻特朗普在搞美式文化大革命。他搞的成吗?我认为他绝对搞不成。制约特朗普的因素主要来自六个方面:美国的独立司法体制、美国的国会、美国的自由传媒、美国反对党(民主党)、美国的公民社会和美国的政府体制。特朗普上台后做出的最有争议的决定是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这个决定的做出不管是在宪法方面还是在政策本身的评估方面都是值得推敲和质疑的。在政策出台的当天,就有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和公民团体自发地到美国各大机场抗议这个决定和声援来自这七个国家有美国绿卡或签证的旅行者,在我看来这是相当了不起的一件事情。要知道他们抗议的是自己的政府和总统,保护的是陌生国家的穆斯林。这体现了美国公民社会的伟大。这个总统令也受到了美国司法系统的严重质疑。目前这个行政命令已经暂停,正在走司法程序,极有可能这个官司要打到最高法院。

再举美国对俄政策为例。特朗普在多个场合说他推崇普京和希望与俄国建立友好关系。但他这个愿望也很难实现。反对他的势力主要来自国会,特别是国会共和党人,和美国的官僚体制。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很多共和党头面人物都对特朗普的亲俄政策不以为然,并威胁说如果特朗普要通过行政命令取消对俄国的制裁,他们就通过立法途径实施对俄制裁。更有意思的是,连特朗普提名的主要政府官员,如国防部长、国务卿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都公开表明了不同于特朗普的对俄立场。特朗普在竞选当中许多关于外交政策不靠谱的言论和建议也都不了了之。比如,他在竞选中攻击美日和美韩的同盟关系,日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上任后首访的国家就是韩国和日本,在访问期间他承诺美国会在外交和军事方面继续支持这两个国家。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大肆攻击欧盟和北约,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和声称北约是个过时的组织。但最近美国官员一再向欧盟表示,美国支持统一的欧洲和强大的北约。在特朗普同澳大利亚总理在电话中发生争执之后,美国国务院官员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坎恩一再安抚澳大利亚,强调美国-澳大利亚盟友关系不会动摇。看来今后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特朗普到处乱点火,他的行政团队私下为他灭火。一系列事件表明,特朗普的对内、对外政策受到了以上六大因素的制约,他要履行他的竞选若言困难很大。

特朗普对美国媒体抱怨甚多,甚至称媒体是他的敌人和反对党。很多人认为美国主流媒体在大选期间选边站,明显倾向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但由于特朗普一些不同寻常的政策主张和许多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媒体有权利和责任质疑他的言行,媒体起到了应该起的正常作用,无可厚非。现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后,他大嘴乱说的性格没变,媒体监督的责任更大和更重要。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一直角色没转变过来。他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不是总统候选人,而是总统了,所有他说的话是有后果的。他同时也没有意识到美国总统不是私人公司的总裁。总裁在公司内可以一言九鼎,但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高处不胜寒,到处受到制约。但特朗普的大嘴、鲁莽和刚愎自用的性格是不会改变的。我有一个大胆的预测,也许特朗普不会干满四年,可能会在任期满前自动辞职,副总统接任,因为他会认为无法施展他的才干,他努力使美国再次辉煌,但却遭到一堆批评,费力不讨好。最近他关于美国法官的决定的看法就说出了他的无奈和对美国司法制度的不理解。很可能出现的另外一个现象是,特朗普总统说一套,而美国政府做的是另外一套,特别是在外交政策方面。久而久之,他说什么大家越来越不在意了,他推特发出的东西仅变成了娱乐新闻,他也会逐渐失去国内势力和国际的信任。不管如何,对美国民主担心的人来说,一个美国总统要毁掉美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海外看世界》是一个以微信公众号为主要载体,由海外华人学者(包括海归)为主,组成的高端全球联动型新媒体智库。海看由全球华人政治学家论坛(创立于1997年)为依托,以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为主,定期发布高水平的原创文章。


钟杨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教授                                   

研究领域: 比较政治学理论、政治文化和政治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