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动态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研究动态
[腾讯财经]时文朝:如何看待数字货币是社会治理问题
发布时间:2017-03-24 10:49:00 点击次数:276

来源:腾讯财经20170324

 

 

3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下午130,主题为“数字货币与区域链”的分论坛召开。基于区块链技术、分布式的数字货币是否代表了货币的未来?在可预见的未来,区块链技术将如何改变我们的金融?

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在谈到数字货币时用比特比来举例说明自己的观点。他指出,在社区内或者参与者认可的范围内,像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是可以作为支付工具、交换工具的。这种比特币交易平台很难禁止,你可以规范、引导、管控,但是很难禁止它。

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将数字货币接纳与否的问题上升到了一个社会治理问题。他同样拿比特币举例,认为对于比特币社区的人来说,比特币可能就是黄金,但对整个社会而言,那只是一个社区。社区普遍接受的东西是不是让全社会都接受?这是社会治理的事儿。

以下为论坛实录:

钱德君:李行长观点是区块链技术最近两年得到高度关注,但是没有看到像现在其他的技术包括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已经全面铺开,甚至很多已经在实际运用中了。刚才李行长也提到了一些从他眼中看到的我们区块链碰到的挑战。这些挑战在我们目前看来,是技术层面为主?还是说我们在整个应用往前推进过程中是目前缺失的部分?想请教一下四位嘉宾,从你们各自的探索领域中有没有看到我们目前大家所碰到最重要的那一道槛儿,是不是还没有办法往前突破?我们有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些建议?包括所有企业界以及政府、甚至一些创业公司,有没有现在要关注的一些点?

李礼辉:简单说一下,目前最大的障碍还在于底层技术方面。最重要的底层技术有三个,第一就是共识算法、第二是保密算法、第三是保密合约。我们怎么样让底层技术比如每秒可以处理几千几万笔交易,也要保证安全可靠,这是金融交易最重要基本的要求,这点现在还没有突破。

另外我们在技术标准建立以及相关法律建设方面也做的不够。我是很希望我们国家能投入更大的力量加大底层技术的研发。

时文朝:看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一说就奠定了我们讨论的基础,我再补充一下,现在在应当中,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我补充的还有两个关系的处理。一个关系就是,就像刚才李行长说的,技术这三个点,底层结构、标准体系、监管环境,如果不明确,应用的场景有很难明确,所以它两个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技术本身如果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应用场景很难找,那就找不着业务模式,特别是盈利模式,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关系就是处理用新的这些技术系统和现有的业务系统它们两个替代的关系。就是说我现在的业务做的好好的,干吗非要用这个东西呢,而且这个东西不是没成本的。比如说最明显的一个成本,所有的在区块链中块的结点信息都是全量的,就有一个存储的资源大量膨胀甚至浪费的问题。

比如我们李行长还是中国银行的行长,他就要决策,是用新的技术来做还是用老技术来做,或者新技术来补充完善我的老技术,使它融合起来更好呢?所以这两个关系也决定了这些事往前推进进展的速度。

李礼辉:我们现在都在讨论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其实区块链应用最大的领域是金融领域,金融本质是什么?金融本质是拿别人的钱做自己的生意,所以必须钻到法律和监管笼子里,任何金融创新都不可能是去中心化的,都不可能是无政府、无监管的,这种事情任何国家都不可能走得通。

第二,金融的特征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风险,一定要避免产生那种系统性的风险。所以现在区块链的应用,比如说区块链交易所已经出现了很多黑客攻击成功的案例。我们在应用新的技术的时候一定要防止新的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我想说的是,是个新的事物而且得到大家的关注,在理论上它很有发展前景,我们中国从中央银行开始,到时总这里的银联卡,到各自金融单位还有一些民营企业,民营机构都投入了巨大力量,这是表明大家对金融创新科技金融的一种重视。但是这种路子还是要走的比较稳当一点更好,我们需要创新同时要管住风险,让我们的创新推动整个经济和金融的进步。

钱德君:我们看到像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在几年前,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从社区发迹起来的,社区的这种力量,我们看到已经越来越不一样了,以太坊(音)甚至不是一个公司,这样的一个组织在它拥有自己所谓的代币之后,在全球化进行交易,而在它的平台上现在开发这种应用的程序员,甚至已经超过上万名。我也想请教一下四位嘉宾,像这种不同形式的在我们过去是很难想像的。

我们在未来,大家是怎么去看待它的?并且有没有可能像今后在社区以及传统机构很多的领域发生一些融合?发生互补?甚至是说有合作的机会呢?

李礼辉:现在有很多社区包括以太坊(音)的社区,其实一定意义长比特币也是一个社区,以比特币为例,有些国家把比特币定义为数字货币,我们国家不把它定义为数字货币,把它定义为一种虚拟商品或者虚拟资产,我是更赞同我们国家的这方面的认定。问题在于,在社区以内,或者参与者认可的范围内,像比特币这样的一些东西是可以作为支付工具、交换工具的。而且它还可以跟流通中的法定货币进行交换,所以它就带有金融的属性,这种架构本身它真正是去中心化的。我们现在央行也在采取办法管控比特币交易的平台。

但是,这种比特币交易平台是很难禁止的,你可以规范、引导、管控,但是很难禁止它。所以我自己觉得这种社区的存在今后是个必然,关键在于我们的政府、有关监管机构要提高水平监控它。

同时也许更重要的,我们以后Visa也好,银联卡也好,能够提供一种更加快、更加便捷的产品来满足大众金融、大众交易的需求,这样的话它这种社区本身的价值也就被取代了。但是这种社区还是会一直存在的,这是我的一些认识。

钱德君:其他几位嘉宾又想要做一些补充的吗?

时文朝:主持人提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问题,它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一个社会治理的问题。

我是这么想的,科学技术的进步让大家逐步从工业、农业、交通等实体经济中解脱出来了,随着特别是智能化科技的进步可能以后大量的人都闲着,闲着干什么呢?可能不同的人按照不同的理念组合成不同的社区,这个我觉得是一种社区。因为社区都是按照理念来组合的,对一种事物和资产认同,从而组成了社区,在这个社区里面有一种东西,比如数字,某一种具有特质的数字,可能为这个社区有共同理念的人所接受。

比如说比特币,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接受,但是对于比特币的玩儿家,他们那个社区的人来说,他就认为比特币可能就是黄金,就是他那个社区里的通用货币。但是,对整个社会而言,你只是一个社区。整个社会的治理如何治理这个社区普遍接受的东西?这是另外一回事。

反过来说你这个社区普遍接受的东西是不是让全社会都接受?这是社会治理的事儿。

所以社区兴起也好特种数字资产兴起也好这和整个科技进步、社会经理、经济社会全球化都是相关联的。实际上是一种理念,可能很多年轻人,接受了一套东西,我不知道Ellen RICHEY你接不接受,反正是我从理念上是能接受的。但是你要让我去买点什么代币、比特币,可能现在我还不知道怎么买,我可能也不会买。就像黄金一样,你说黄金除了工业有一些部分要用黄金、漂亮女士们做个首饰之外黄金有什么用?没什么特别大的用处。但是它就是货币追逐的对象之一。

比较在它那个社区里也具备这种特质,代币在它的社区里也具备这种特质。所以我觉得这是随着科技进步,整个社会治理理念的问题。我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

钱德君:非常精辟,谢谢时总。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在我们谈到数字货币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定义,其实我们在区块链出现之前,很早以前就有很多类型的数字货币,甚至我们所谓的私人货币也是一种类型的数字货币。但是现在谈到数字货币,可能我们指的是一种可编程、并且在当中可能能够集成一些智能合约在其中,并且使得它的货币可以按照一定规则进行自动化执行的一种货币。

有些人提出来,当我们有这种可编程数字货币的时候,用区块链的技术也许会发现在今后,形成一种新浪潮的革命,成为价值互联网革命。这也是最近一直提出的观点,所以在这儿想请问一下四位嘉宾,你们对于区块链这种说法,认为它是下一代的价值互联网或者是下一代互联网革命的这种提法,有没有一些你们的观点或者说对于它的一些看法?

李礼辉:这个话题有点大,目标也有点,我自己觉得区块链技术还处于研发阶段,区块链金融数字货币都在研发阶段,对于它为未来能不能取代现在互联网金融业态,我觉得还是需要进一步观察的。我们现在很多是根据区块链已有的所谓的特征,不能赋予它很多定义。初步研究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果。

至于说未来能不能变成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金融形态?我自己是看好的,但是还不是特别的确定。我前面说了,我倒觉得,人工智能的金融发展,还有大数据升级应用以及大数据应用和人工智能的结合,这个可能是近期或者说现在已经开始的一个新的金融的转折点。我觉得我们的金融已经从这种移动互联金融向智能金融转变或者升级的阶段了。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更加现实、更加重要。

时文朝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业界导师

中国银联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总裁